巅峰棋牌

请搜索合肥安明电力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关键词找到我们!

行业动态

电力春季报告丨风电迈入“亿千瓦俱乐部”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8/17     浏览次数:    
  高歌猛进,全面升温。这是2015年风电行业呈鱼贯之势发展的真实写照。这一年,风电并网装机容量突破1亿千瓦大关,我国并网风电容量持续3年领跑全球,并成为首个达到1亿千瓦的国家。这一年,风电站在由替代能源向主体能源过渡的博弈关键节点上,弃风限电问题反弹,弃风率达15%,同比增长7个百分点。这一年,陆上风电价格两次下调,风电在向合理布局、技术升级发展的道路上逐步尝试摆脱补贴扶持。

  “十三五”是我国能源转型关键期,也是可再生能源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期。不论装机风潮、政策护航,还是弃风瓶颈、降价风向,风电此刻的处境正是在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大局中向主体地位跻身的必然经历。

  政策铺轨装机容量创历史新高
  2015年的风电会让人永远铭记“1亿”这个数字。2月底,我国风电累计并网容量首次突破1亿千瓦,我国并网风电持续3年领跑全球,并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达到1亿千瓦的国家。风电也成为继火电、水电之后,第三个迈入我国“1亿千瓦俱乐部”的发电类型。风电行业提前10个月完成“十二五”并网装机规划目标。
  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过后,风电行业继续一路突进。受政策力度不断加码,风电整体环境利好的影响,据国家能源局统计,2015年我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3297万千瓦,较2014年的1981万千瓦大幅提高66.4%,新增容量再创历史新高。累计并网容量达1.29亿千瓦,同比增长34.2%,占全部发电装机容量的8.6%,提高1.6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统计数据,去年前三季度新增并网风电容量仅为1248万千瓦,意味着全年超过一半的新增业绩是在四季度完成的。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表示,2015年的风电新增装机容量是由环境治理和减排目标所决定的,风电上网电价下调的政策刺激又带来抢装风潮,各种因素叠加使得过去一年的装机业绩达到一个新的历史高点。
  与陆上风电屡超预期的表现相反,海上风电建设总体进展较为缓慢。自2014年底 《关于印发海上风电开发建设方案 (2014~2016)的通知》发布以来,项目建设进度才明显加快。然而,截至2015年7月底,已经投产和核准在建规模仅占2014年提出的1053万千瓦装机总目标的16.7%,仍存在一定差距。
  秦海岩同时介绍,2015年作为“十二五”收官之年,见证了风电行业在产业整体水平上取得的可喜进步和成就。2015年风电发电量186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1.4%,占全部发电量的3.3%,比2014年提高0.5个百分点。目前,风电产业年均投资已达千亿元,设计、生产、建设、运维的全产业链协同发展正在逐步健全,在规模效益和技术进步的带动下,我国风电度电成本持续下降,市场竞争力显著提高。
  国家能源局在2016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提出,2016年风电将力争新增装机达2000万千瓦以上。虽然2015年末的抢装潮及上网电价下调影响了投资热情,但完成这一目标并不困难。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水能处副处长李鹏透露,“十三五”风电整体规划会把握“稳中求进”的原则,保证不低于“十二五”时期的年度增量。
  以风电核准容量数据来看,2015年,新增风电核准容量4300万千瓦,同比增加700万千瓦,累计核准容量2.16亿千瓦,累计核准在建容量8707万千瓦。新增核准容量的进一步提高也暗示了“十三五”期间风电依然乐观的发展前景。但李鹏表示,如果弃风限电问题得不到解决,“十三五”风电并网容量达到2亿千瓦的目标会很难实现。
  “十三五”风电更注重政策落实
  2015年,弃风限电问题反弹、并网消纳步履维艰与装机狂飙突进,共同构成了风电行业发展的两极。新增装机容量的大幅增长越发给风电并网消纳带来压力。
  据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2015年,全国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728小时,同比下降172小时。弃风限电形势加剧,全年弃风电量339亿千瓦时,同比增加213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15%,同比增加7个百分点。
  “2015年弃风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80亿元,弃风损失几乎抵消了全年新增装机的社会经济效益。”秦海岩介绍。三北地区风电大发时节正是电网调峰最困难的冬季供热期。甘肃成为2015年弃风问题最严重 (弃风电量82亿千瓦时、弃风率39%)、风电利用小时数最低(1184小时)的省份。吉林以弃风电量27亿千瓦时、弃风率32%的数据退居第二。
  2015年如此严峻的弃风形势来源于新常态下电力需求增速放缓,风电本地消纳不足以及部分地区风电配套电网建设?  相对滞后,调峰电源结构单一、比重较低,火电项目建设规模依然维持较高水平等复杂因素的影响。但从根本上说,风电消纳更多的是利益分配问题。
  弃风限电反复消长的困局也折射出,要从风电大国向风电强国迈进,我们还需经历种种思考和尝试。正如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所说:“可再生能源与传统能源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是必然趋势,也是其从替代能源走向主力能源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会促使现有能源发展思维、体制机制、技术路线发生质变。”风电行业则需通过理顺利益关系,使市场发挥主导作用,完善宏观管理政策体系,不断促进风电产业技术进步和产业整体水平的提升。
  解决弃风限电问题是“十三五”期间风电行业的关键任务,也是风电持续发展的必解之题。2015年,国家在破解这一难题的路上不断创新。
  风电管理简政放权充分激发市场活力,使市场在风电年度开发方案编制中起引导作用。三个梯度的年度建设规模规定使弃风限电比例超过20%的地区不得安排新的建设项目,风电增量存量与消纳能力得以统筹考虑。
  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首次明确了风电上网消纳的责任主体,明确了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使风电上网消纳有了实实在在的抓手。
  陆上风电价格下调给风电企业带来巨大压力的同时,也引导风电投资向中东部转移,一定程度上控制风电大基地的装机节奏,支持中东部地区发展低风速风电场,倡导分散式开发。
  合理调整结构布局,统筹控制存量增量,深化电力体制改革以协调平衡利益分配,以市场竞争推动技术进步、实现成本下降,逐渐不再依赖补贴。李鹏表示,“十三五”风电行业要破除弃风限电这一发展的最大障碍,就不能仅仅着眼于装机目标,而更应聚焦政策的落实,着眼增长质量,着力稳中求进。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